登陆

世界上第二陈旧的帽子店,安徒生也曾光临过

admin 2019-12-15 359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先生,这家店的故事太多了,

就像这座城市相同。

Photo 文俊

—————————

“这是国际上第二陈旧的帽子店,” 穿戴杂灰色修身西装的大胡子老板告诉我说,“安徒生在这儿买过帽子。”

他刚刚送走一对夫妻,现在我是店里仅有的客人。我幻想着安徒生从路周围停靠的马车上下来,踏入店中,幻想马蹄踏在泥泞的道路上四溅的泥巴……大街的声响在夫妻开门的瞬间溜进来,之后在大门封闭的那一刻又被挡在门外。老板个头很高,站得垂直,戴着一副黑色的圆眼镜,猎奇、专心且表情严厉地看着我这位慕名而来的客人。

Photo CHENZHEN

Petitgas帽子店由弗朗索瓦佩提特加斯(FranoisPetitgas)于1857年开业运营,一直到今日,都在此地运营,任由橱窗外的韶光与风潮快速改变,Petitgas没有改正名,没有搬过家,没有其他分店店里的全体布局,基本上也都没有变过,一派旧式高雅,你都能幻想19世纪的先生们怎么穿戴规整地从马车上下来,怎样俯首踏进这间小店,店东又怎么在午后飘着尘土的金色阳光中款待这些客人。斗室间里的乳白色天花板镶嵌着纤细铜边,自装修好后就没有再变化,并且这儿仍旧用半身玻璃柜将顾客“挡”在货台外,巨大的店东就站在半身玻璃柜后边,帽子被规整地放置在后边带有推拉门的乳白色木柜里。

Photo 文俊

Photo CHENZHEN

“不,先生,那顶帽子不适合你。”

当我提出想要测验一顶黑色宽边帽时,店东回身看了一眼帽子后十分爽性地对我说。他快速在木柜里环视,伸手去拿别的一顶。

“不如测验一下这一顶。”那是帽檐相对窄并且帽顶稍高的黑色帽子。我戴上帽子回身看镜中的自己,正在我犹疑的时分,我注意到这时店东从玻璃货台后回身出来。

“嗯,这个号码有点大了,色彩也相对较深,再试下这个。”

从货台出来的时分,他手里现已拿了一顶款式类似但色彩不同的帽子。当然,这一顶也不太适宜,由于他以为“显得我个子矮”,换一顶仍是有点问题,由于我以为“帽顶有点浅”。

Photos CHENZHEN

这个场景其实有点喜剧,店东很高,如同空间里的小伟人,手臂和腿天然都很长,在小小的店肆里,他只需几步就能从这头跨到那儿,伸手就能拿到任何方位的帽子,他就这样在店里帮我找他以为最适合我的那顶帽子,每换一顶帽子,他都会立刻退后一步,站在周围看着我试戴。

总算,一顶深灰色的Stetson牌宽边帽子,让我们俩都很满足。他严厉的面孔都变得轻松了。

Photo 文俊

我的一个朋友从前跟我说过这家店,那是几年前,并且其时他说这家店肆是个上了年岁且经历十分丰富的老人在运营,世界上第二陈旧的帽子店,安徒生也曾光临过所以今日当我看到这个适当有风格的大胡子中年男人时,有些惊奇。

“我听朋友说这家店的老板其实岁数现已很大了。”

“是的,我便是从他手里接手这家店的。”

原来如此。

“我也从前是这儿的常客,十分喜爱帽子,也很钟情这家店,我和老店东能够说得上是朋友了。
他经历十分丰富,没有他找不到的帽子。他边说边用毛刷轻扫帽子,他的手掌广大,帽子在他的手里如同都变小了一号。“但有一段时世界上第二陈旧的帽子店,安徒生也曾光临过间店肆关门了好长时间,并且之后时断时续地常常关门。老店东岁数现已很大了,身体欠好,常常患病,独立运营这儿变得十分困难。所以我和妻子就商议要把这家店肆盘下来运营,真是太爱这儿了,不能让它关门。”他轻描淡写地说。

Photo CHENZHEN

我看到店里挂着兴办人的相片。

“除了安徒生,有一次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九世(Frederick IX)带着挪威国王奥拉夫五世(Olav V)一起来这儿买帽子。当然,大胡子店东没有看到这个场景,他2013年才接手。

“这儿是最早卖Borsalino的当地。”Petitgas从1872年便开端售卖这个来自意大利的经典帽子品牌,而美妙的是,Borsalino和这家帽子店是在同一年兴办的。大胡子店东拿着打包好的帽子走出货台,指着门口柜子上挂着的一个玻璃相框说:“1972年天门,Borsalino特别寄来的一封用玻璃相框镶嵌的信,感谢Petitgas这100年的协作。世界上第二陈旧的帽子店,安徒生也曾光临过”

他把打包好的帽子递给我。“先生,这家店的故事太多了,就像这座城市相同。

我走出帽子店,在灯火的映照下,我昂首看到台阶上的彩色玻璃,蓝色和黄色玻璃斑纹萦绕着一顶大帽子以及数字1857,这便是店肆开业至今都不曾破碎的玻璃标识。我走下楼梯回望店肆的橱窗,1892年便矗立在街边的玻璃橱窗展示柜,能够看到那些带有金色斑纹的布景玻璃。

在这条富贵的商业街上,这家小店仍旧十分不起眼。假如我不是特意前来,走在这条人来人往的商业街上很快就会与它擦肩而过,但它像这座城市的一颗小心脏,这条大街,这座城市都会跟着它的每次开门运营、关门歇息而悄悄跳动,一百多年来不曾中止。

Petitgas在兴办人逝世后由其家人掌管,之后卖给安东拉姆森(AntonRamussen),再然后是安东拉姆森的儿子和孙子持续运营,直至上一任店东科特杰生(Kurt P.Jensen)接手,再之后则是现任店东大胡子先生。而在此期间,人类登上了月球,动身前往火星,发明晰轿车、无人机、网络、电脑、手机,十几个小时便能从地球这一端抵达别的一域,人工智能打败闻名围棋手,日本机器人如真人般的存在……Petitgas仍旧卖着来自国际各地的帽子,意大利的Borsa世界上第二陈旧的帽子店,安徒生也曾光临过lino, 德国的Mayser,美国的Stetson,没有广告,没有交际账号,没有耀眼招牌,什么都没有。

天色已晚,橱窗的灯火暖得含糊,那些没有表情的塑料模特头上戴着各种帽子,排成几排。这有点让人模糊,如同刚刚踏出19世纪的大门,外面的国际便已跨进21世纪。

商业街上人来人往,我盯着店肆的橱窗入迷。

这组图片来自安徒生故土欧登塞。这个北欧小国,诞生过安徒生这样的神话大师,更有着很多陈旧又单纯的魂灵。Photos CHENZHEN

文 | 肖小困 资深修改、构思人

文图选自《安徒生的帽子》

中信出书集团2018年9月出书

微信查找小程序

“丹麦国家旅游局”

或点击直接进入小程序

带你敞开精彩的丹麦旅程

- Let's Visit Denmark -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