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古洞之谜

admin 2019-06-07 183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侯春燕

初夏,几友同行,去看望传说中的打鱼村古洞。

边寻边问,出龙华镇七八公里,来至蛮洞坝。经乡民点拨,隔竹相望,一庞然巨石凸于地上,藏于林间,卧于乡民屋后。因巨石阻挠,乡民房子生生地凹了一角。无路可至,穿越乱竹,来至石前,三四级石阶直通巨石腹中之洞。拾级而上,垂头而入,洞内堆满谷秆。扒开谷秆,拱顶,壁平,一条条錾子槽印清晰可见。洞不大,四五平米,高约两米,可直腰舒臂。观其洞口,厚约二三十厘米,左边一条十多厘米深的沟槽由顶贯究竟,右侧中部有一长宽深均约十多厘米的方孔,底部有约30厘米高的门槛。门无楣,洞无碑,内外壁无字无图。

脱离蛮洞坝,往二横岩、仰天窝去,持续寻觅古洞。

二横岩有两洞,一洞门阔室大古洞之谜,昂首阔步进出。室约10余平米,内壁正面有三个距离持平的洼陷渠道,门内左边有一长2米宽1米的坑,坑内有粪,不知其深浅。另一洞内壁正面正中一洼陷渠道,渠道上方有三角形图画,形似古房顶。仰天窝一洞,门脸、闺阁与蛮洞坝洞子无二,区别只在此洞门右下方地上处有一里外相通拳头大的孔。

再行,远远望见洞子弯半岩上,还有一洞。正欲寻路而上,乡民却说,山体滑坡,早已无路。

总观5洞,除洞子湾半岩的洞外,其他洞子均凿在巨型整石上。不走近洞口,难以发现其天地。巨石地上部分,似倒卧锥体。锥底凿洞,一石一洞,一洞一室。

古洞之谜

几友边看边剖析边评论,得出共同定论:住人的。几个外行的定论,不足以服人。

问乡民,洞为何用?

一老者叭着叶子烟,吐出几缕烟雾,答:“住人的。里边,风吹不着,雨淋不到。”再问,啥人住?又答:“都多少年生了,哪个知道哟?只知道解放前,穷,人都住洞子里。”

周围一肥壮的中年妇女抢白:“你们听他吹嘛,啥子是住人的哟,是躲土匪的,曾经土匪多,土匪一来,就抢东西、杀人,人些就跑进山在洞子里藏起,等土匪走了才出洞回家。”

又一中年男性乡民摇头:“啥子人住的哟,是埋人的,你们钻进去,不觉得煞气重得很吗?”

堕入一团迷雾中。居所?墓穴?所,何人的墓,哪个时代的?

遍查史料。1987年屏山县展开文物普查,包含此5洞在内的打鱼村、银厂村有14座古洞,挂号人员确定为汉墓。这是记载打鱼村古洞最早材料。

咨询专家。第一位是龙华本地的文化人,他不容置疑地说:“是墓,汉代的墓。”第二位是文物专家,他说:“是墓,明清时代居多。但也说不定,彻底有可能是住人或贮藏物资的。”第三位是中国民协会员,专门从事民俗文化研讨。他明确地说:“是居所。古时,宜宾人口主要是僰人、苗族和彝族。僰人是悬棺葬,苗族是土葬,彝族是火葬。作为居所的崖洞、溶洞,与崖葬类似,要注意区别。”

堕入更深的疑团古洞之谜。好像说得都有理。但若是墓,且不论其时代,但它与其它当地的崖墓、砖墓、岩墓一点都不像。特别是凿于巨石的4洞古洞之谜,形制巨细相同,朝向纷歧,无门楣、无装修、无文字、无图画,说是墓,难让人服气。说是居所,好像有根据。魏晋时期,僚人入蜀,拥入川南。宋《和平寰宇记》载,“其蛮僚之类……山岗是居”;明嘉靖《马湖府志》载,“夷种有三,……散居上箐”。但居于林箐山间,就必定居于窟窿吗?况且,这些洞子,室小屋窄,无灶无台,无窗无户,暂时蔽所可,长时寓居难。

说打鱼村古洞是传说,好像不对,它巧夺天工,实实在在存在,古洞无疑;说不是传说,好像也不对,它何人开凿,作何而用,貌同实异。

其实,巨细龙溪盘绕、翠竹环抱的龙华,未解之谜许多。如八仙山大佛,建于何年,为何没脚,是佛是菩萨,等等;又如迷魂谷、屋中茔……不计其数。未解之谜,多是奥秘、奇特并存。因了这些奥秘的事物、奇特的传说,龙华,才更加心旷神往。

李金娣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